"

神灯彩票注册登录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神灯彩票注册登录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神灯彩票注册登录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雁露阵 正文 第六章 2 模糊的,是他的态度

作者:清绘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13 15:24:1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microfiend.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重生之嫡女祸国 农女福运:绝世女皇商 摊牌了,我真是大明星 掌巫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你是人间六月晴天 她软糯可欺 贤妻悍妇 

    晚幽她昨夜复习,睡的晚了些,今日起早着实犯困,跟着风铃出竹楼,到得叠桑坐诊的大堂时眼睛尚有些睁不开。

    时候已经不早,堂中叠桑正替一个病老翁切脉,走在前头的风铃上前向叠桑管事告辞道谢,还在闹着瞌睡的晚幽则在后头同一个挡住她前进的门框死磕。

    有个人递了把手,将晚幽带了出来。晚幽还没从自己的梦里走出来,人也没看清便胡乱拱手道谢。谢完了才想起来抬头看看恩人。这一看瞌睡立时没了。

    她十日前曾在药铺子下的大街上见过两位故人:一位是江清靖——清靖殿下,一位是他新聘的殿下夫人。此时她跟前站着的就正是一身白衣的殿下夫人常子眉。

    常子眉见她认出自己,微微一笑,款款开口:“前些日在清婉街街上碰到殿下,本该过去拜见,只是当时这个状况,也不好过去问安。今日在此遇见殿下,便还是从简了好。不知殿下这半年多来,一向可安好?”

    常子眉这种说话方式未免有些做作。她虽是王爷亲批的识大体,懂礼仪的姑娘之首,可是毕竟现在也是一个王夫了,按礼来讲,她根本没必要同晚幽如此讲话。

    但晚幽并没注意到这个,她本心中不欲同梁山相关的任何一人打交道,听常子眉问安,几乎是本能地皱了皱眉,只在嘴中敷衍道:

    “谢过夫人,阿晚近日一切安好,劳夫人挂念了?!弊煊肿匀坏孛蛄嗣颍?br />
    “不过此时我有些急事,需先辞一步了?!彼底沤派弦芽绯隽饺饺?。

    常子眉面容微惊,晚幽自然没看到,只听到她在身后追问:“殿下如此,是当真对梁山毫无留恋?”

    晚幽的脚步顿了一顿,终究没有留下来,也没有否认常子眉的话,其实对于晚幽来讲,她也不是太清楚该如何回答常子眉。

    她低着头径直向前走,没看见迎面走来一个人,因此便撞了上去。她愣了愣,头也没抬地慌忙地道了歉,大步离开了。

    她没察觉出来被她撞了的人是江清靖。

    江清靖刚进百草屋便被晚幽撞了满怀,他右手本能地扶了对方一把,松手时才发现撞了他的人是谁,一时怔在那里。直到晚幽走到隔壁的书画铺子,江清靖才回过神来似地抬眼望住了她的背影。

    常子眉前几日伤了腰,来百草屋是来看腰伤,此时她腰上还有些不便,慢慢走到江清靖身边,分辨他的神色,低声道了句:“阿晚殿下似乎对我有些误会,”又缓缓斟酌:

    “怕阿晚殿下她的确是有什么急事才走得这样匆忙,倒不见得是在躲我,或者是躲殿下您?!?br />
    江清靖微垂了眼睫,眼睛直直地盯着晚幽的背影。她的背影像极了一棵玉树,那么挺拔,却又那么孤独。

    晚幽匆匆而行,是因她终于想起来禁闭前她允诺了白慕遥一个月带他逛十回酒楼这事儿??山照庑┦比?,她除了日日复习,就是和胡蝶担忧着锦钰和叠桑,她居然忘了这一茬。

    白慕遥这人,挑剔又难搞,脾气还不大好,她整整六七日音讯全无,必然又会记她一笔账。想到这里她不禁心如死灰。她其实也不知该去何处寻他,唯有玲珑堂这么一个地方,她觉着她去了他应该就能晓得。

    在禁闭中时还不觉得,也没怎么想起过她的慕遥兄,可一旦被放出来,站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瞧见这久违的街景,入得脑海的第一幅画面竟是那日春江小楼下他拦住自己的去路,她抬头时见他微微含笑的样子。

    她也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她甚至有点恨自己没有以前那样好运,在街上走着走着便可以同他碰面。

    结果没碰到白一,却在离百草屋五百步的巷子里,碰上了白一的侍女。

    一时两人都有些怔然。

    辰星初见晚幽时便很震惊,再见依然震惊,但今次震惊的点不大一样。辰星下打量了她足有三遍,才缓缓开口:“小晚……姑娘?”

    晚幽今日一袭白衫裙,图着方便,只让风铃简单将头发给她扎了扎,在发辫上簪了一二白玉钗环。只要还有点脑子的,一看便能知晓眼前这位是个姑娘。

    辰星虽早就料到了晚幽是个女子,但晚幽女装的样子倒还是令辰星颇感震惊。震惊到她脑子一时卡壳,竟然不晓得到底该如何称呼晚幽了。

    晚幽很高兴辰星将她认了出来,将辰星身周数丈都扫了一遍,没瞧见白一,有些失望,又同她确认:“慕遥兄不在呀?”

    辰星一边得体地回应她:“公子不在,只奴婢一人来巷子闲逛,顺便买一些布料回去,小晚姑娘找公子是有事么?”又一边在心里感叹:这姑娘和燕婠上仙也太像了!

    晚幽却并没有注意辰星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顿了顿,道:

    “我原本想去玲珑堂找慕遥兄的,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姐姐,那烦请姐姐带个话给慕遥兄好了,就说我……”她弯起食指来揉了揉脸颊,像有些不好意思:“就说我被关了六七日的日禁闭,今日刚被放出来,”

    她抬眼看了看辰星,说话时又将眼睛垂下去,不大确定似地:“想约他明日逛酒楼,不知他有没有空?!?br />
    辰星的目光全然被晚幽的小动作所吸引。她这么一幅少女打扮,眉梢眼角都是灵动表情,令辰星不由自主便瞧得入迷,心中忍不住想这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又和燕婠如此之像。便是白一殿下果真要待她不同,她也很匹配这份不同。

    固然作为一个凡人,她在身份上不大般配白一殿下,但那些神女们,身为神仙大多长得还没一个凡人有灵气,又真的能匹配白一殿下了?也不尽然了。

    辰星虽然想到这里冷了一愣,但是一个忠仆的本能还是让她回过神来,有条不紊地答道:

    “公子这几日都十分忙碌,难以见得他影踪,明日得不得空,这个却不大好说,需问了公子才知晓,不如奴婢寻机去问问公子,得了准信再来通传小晚姑娘?”

    晚幽呆了一呆,有些落寞:“那就是说他没空了?!敝迕枷肓讼?,她让步道:

    “那,那就不将日子定在明日吧,太急迫了,还劳姐姐来回通传。我过几日要去看我……嫡母,这四五日其实都空,若慕遥兄何时得了空闲,便差人来……”她又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百草屋的牌匾,指着晨曦之下的医楼道:

    “便来百草屋通传我一声好了?!?br />
    回想了一遍,觉得这个办法很妥帖似的,抿起嘴角同辰星笑了笑:“姐姐便这么同慕遥兄说罢?!?br />
    晚幽回头离开的那一瞬,嘴角的笑便消失了。不仅是因为她没见到白一,心情有些许落寞,还是因为晚幽她的生母,甚至于她的生父,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风铃在巷子的不远处候着自家殿下,虽然晚幽同辰星谈话声低,但风铃是个妖,耳力总比常人好些。

    西川朝是个祖上曾出过女皇帝的王朝,至当今天子晚俍他爷爷一朝,朝中还有好几位权重的女官。虽到晚俍他老爹一朝,女官们都被他老爹给搞去后宫了,但直至今日,西川朝女子的地位仍然很高,男女交往上大家也不拘束,都看得很开。

    故而,当风铃听明白她家殿下新近似乎结交了一位什么贵公子时,她并不在意。反倒是立在百草屋门口,似一株孤独玉树的江清靖清靖殿下,让风铃皱了皱眉。

    “这位可是梁山王都中的清靖殿下?” 她三两步踱到了江清靖跟前,敷衍地同他施了个礼。

    直至风铃离开,常子眉依然十分惊讶江清靖竟能容一个奴婢在他跟前如此放肆。

    西川开朝之初,封了六位异姓亲王,迄今唯留梁山江氏一脉。

    江清靖是当今梁山王最器重的嫡子,乃梁山江家第十四世孙。

    常子眉她爹是王府管事,她自小同江清靖一起长大,懂事起便开始崇拜江清靖。在常子眉心中,江清靖霞姿月韵,能文能武,是当世最为杰出的俊才,甚而有时候她觉得梁山若有十分灵气,这十分灵气便都汇在了江清靖一人身上。只是这十分灵气生成的清靖殿下大约在降生时单缺了一味日暖之息,因而生得性子如寒冰似的。

    可能因他爹是颗情种,曾为情误事,寒冰似的清靖殿下生平最恨红颜误事,于女色上的不上心,比个和尚也差不离。能同清靖殿下走得近的女子,在常子眉印象中只得三人,一个她,一个阿晚殿下——晚幽,还有一个后来的欧阳画。

    据她所知,阿晚和清靖殿下的缘分,始于去年春日。彼时阿晚殿下游玩梁山时遭遇强匪,同家人离散,被路过的清靖殿下顺手搭救,又顺手带进了梁山王府中。

    在常子眉的回忆里,这位殿下被救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十分倾慕清靖殿下,无论殿下去往何处,她总爱沾前沾后地跟着,左一声清靖哥哥右一声清靖哥哥。殿下不搭理她,她也不怎么生气。

    因她缠得多了,后来殿下似乎也同她亲近过一段时日,但那段时日并不很长。

    不久后殿下便救回了那位异族姑娘欧阳画,殿下对欧阳姑娘很是另眼相待,之后便同殿下越来越疏远了。殿下似乎很是伤心了一阵。

    而后便发生了锁魂塔之事。这位殿下不知做了什么,惹得一心想征服金江的殿下大怒,殿下当夜之怒连她都是平生仅见,竟将闯祸的殿下关在了王府中。

    再然后,便是这位殿下不告而别。

    在那之后,常子眉便放宽了心,并不觉得江清靖对晚幽有什么别念。有时候她还会想,无论开初有没有情分,到晚幽离开梁山时,江清靖应该多多少少是有些厌憎她了。

    若不然,在发现晚幽不告而别的当夜,他为何什么表情都没有,表现得那样平静?且那之后他也没有派人去寻找过晚幽,甚而在王府中的半年多来,他连提也不曾提起过这位在梁山王府中暂居了半年的殿下。

    可此次入京再次逢见这位阿晚殿下,殿下的态度却让常子眉的心中波澜顿生,直觉过往有些事,她要么未曾留意,要么留意过的那些,她看得不够分明。

    她脑海中又响起方才那美貌丫头一番咄咄逼人的高谈。

    “殿下在梁山流落时,幸得殿下大义相救,又允殿下在梁山王府中暂居了半年,我们十分感谢,本应着厚礼相酬。但锁魂塔一事,贵王府却不厚道,看我们殿下孤身落难在王府,便以狠言羞之辱之,又以威权迫之压之,着实欺人?!蹦茄就酚制擦似沧欤?br />
    不过恩怨两重,就算两两抵过罢,这些事我们也不再计较。只希望殿下往后若再见到我家殿下,便如今日一般只做陌路视之罢了,正巧我们殿下也只想同你们梁山之人做回陌路……”

    殿下竟没有恼怒,只是打断了她的话:“你说,她想同我做回陌路?”

    那伶牙俐齿的丫头冷笑了一声:“我们殿下就在前头,殿下若是觉得我妄言,不如直接过去问问她本人如何?”

    殿下沉默了许久,巷子前晚幽已结束了与人的交谈,没有回头,径自朝前面的街角走去,那婢子便对他们哼了一声,然后小跑着跟了过去。江清靖一直一言未发。

    他们在那儿站了许久,直见到晚幽和那婢女均消失在街角,又站了会儿,江清靖才领着她进了医堂。

    清靖殿下和阿晚殿下之间到底如何,常子眉原以为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却又觉得甚是模糊。

    常子眉晓得,她模糊的或许从来都不是晚幽和江清靖的故事。

    她模糊的,可能仅仅是江清靖对晚幽的态度。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microfiend.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神灯彩票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