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灯彩票注册登录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神灯彩票注册登录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神灯彩票注册登录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嫡医凰途 第69章 猖狂至极

作者:佟心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13 15:24:3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microfiend.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妖后又下凡约美男了 皇后今天营业了吗 豪门花少:前妻不退货 田园山水间 和美女总裁荒岛求生 入赘神医 穿成反派大佬的小作精 公主,你是我的劫 

    沈氏盯着夏锦瑟手上的碗,好半天没动。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沈氏吃不吃。

    如果她吃,那就真的是疯了,因为但凡一个正常人,都吃不下泥土的??扇绻怀?,那一定是分辨的出来,证明她疯病痴傻都是装的。

    “沈姨娘,你吃不吃呢?”夏锦瑟微微勾唇,又把碗朝她面前凑去。

    她倒要看看沈氏能装到什么程度,如果沈氏真将泥土吃了,她才是佩服!

    追云射月既好奇又期待,飘絮一脸不忍,别过头去。

    就在这时,沈氏伸出手来了,有些颤抖,像是竭力忍耐着,夏锦瑟顺势将碗塞到她手里,看着她脸皮不断抽搐的样子,仿佛在下很大的决心。

    嘴里的胡言乱语也停了,沈氏缓缓抓起一把泥土,只嘀咕着:“仙丹,仙丹……”她慢慢的把手里的泥土送到了唇边,张开口,似乎就要吃。

    忽然,她脸色一变,扬起碗朝夏锦瑟砸去,尖叫一声:“啊——夏锦瑟,你这个小贱人,老娘弄死你……”

    说时迟那时快,追云飞快挡在夏锦瑟面前,那碗就狠狠的砸在她身上,纷纷扬扬的泥土撒的到处都是。射月一脚踹过来,沈氏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被踹出去老远,重重的落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追云抱着夏锦瑟,担心不已。

    千防万防,还是被沈氏骗过去了,不然她才不会让沈氏有机会出手。

    夏锦瑟拂拂身上的几颗泥土,却见追云身上都弄脏了:“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被砸着?”

    “奴婢没事?!弊吩婆牧伺募缤?。

    不远处,沈氏倒在地上,飘絮手忙脚乱好半天才扶起她。

    满嘴都是血,沈氏不停的咳着,恨意疯狂的盯着夏锦瑟,眼神却一片清明,哪里还有刚才的痴傻?

    飘絮不停的给她擦血,沈氏不管不顾,只死死盯着夏锦瑟。

    “沈姨娘,你不装了?”夏锦瑟冷冷道。

    “小贱人,你和你那个娘一样恶毒,她害死我孩子,你就来逼我,你们都是一样狠毒!老天爷没让你死在外面,真是老天没眼??!”沈氏咬着牙道,鲜血一直从她嘴里淌出来,顺着下巴滴落,看起来狰狞触目。

    射月这一脚极重,只怕已经把她肋骨踢断了几根。

    夏锦瑟蹙眉,沉声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娘害了你?如果你怀疑,当初怎么不告诉父亲?”

    沈氏癫狂般大笑起来,又抽痛捂着小腹咬牙道:“我能有什么证据?那碗汤我早就喝下去了,难道她还会承认吗?你娘装的一副慈眉善目,哄骗我以为她真的关心我,哪知道她毒蛇心肠,怕我生了儿子抢走她的宠爱,简直心狠手辣!幸好老天有眼,让她病死了?!?br />
    盯着夏锦瑟,她放声大笑:“冤有头债有主,你也躲不过的!哈哈哈哈……”

    “闭嘴!满口胡说八道!”射月一手扬去,劲风打在脸上犹如耳光,沈氏吃痛噤声。

    飘絮扑通一声跪下了,苦苦哀求:“大小姐,你饶了沈姨娘吧,她已经没了孩子,去了半条命了。沈姨娘只剩残生,也做不出什么事来,你就让她安安静静的过下半辈子吧?!?br />
    说完,她又咚咚的磕头,额头一片通红。

    夏锦瑟看着这对主仆,沈氏宛如疯癫,飘絮磕的头都快破了,这场面若是落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还以为她多狠毒呢。

    沈氏的话和苏氏告诉她的一样,但夏锦瑟并不相信。

    哥哥夏君平说了,娘亲谢氏是个温雅的女子,从不与人争什么。即便是当年夏延修风流无边,一个接一个的娶人进门,她也只是暗地里垂泪,当着外人面总是大度温婉的。

    在夏锦瑟记忆里,娘亲也是个一脸微笑,温和善良的人。

    若非如此,她怎么会?;げ涣俗约?,早早的就将年幼的她送到边关去避祸?

    夏锦瑟相信,娘亲不但没有害沈氏,而且还死的可疑,现在最有可能的,就是沈氏因恨害死她娘亲。但如果是这样,那害的沈氏落胎的又是谁?

    “沈姨娘,我知道你心里有恨,但我也明白娘亲的为人。既然你说当初进门的时候,我娘亲对你那么好,出事之后你就没怀疑过,是不是被人陷害我娘亲?”

    沈氏一寸寸挪过眼神,眼神怨毒:“陷害?呵呵,她是当家主母,谁敢陷害她?你是她女儿,当然要为她开脱。但没关系,老天爷已经帮我报仇了,谢氏死了这么多年,只怕已经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下油锅了吧,哈哈哈哈……”

    “啪!”又一个耳光,扇的她笑声戛然而止。

    “你再乱说一句,我把你舌头拔了,信不信!”射月冷冷的道,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被沈氏的疯癫气的浑身轻颤,但夏锦瑟也不能杀了她,否则娘亲的事就无从查起了。

    她冷冷道:“那我问你,收买追魂楼的杀手,这是你干的吧?”

    沈氏血污着一张脸,浑身痛楚,刚想又讽刺几句,但射月的警告让她顿了顿,才面无表情的道:“大小姐抬举我了,虽然我恨不得你死,但我也收买不了追魂楼的杀手。一千两银子起价,我穷得很,没钱呢!”

    “那为何你的字迹和追魂楼留底的那张一模一样?”

    夏锦瑟立即堵她的嘴:“别说你不知道,追魂楼的吉祥分舵已经被查封了,那张害我之人写的纸条我见过,上面的字迹和你刚才写的完全一样,你怎么解释?”

    没有丝毫犹豫,沈氏阴沉沉的笑了起来:“字迹相似,这算什么证据?咳咳……怎么说当年我也是醉仙楼的花魁,会模仿几个大家书法的字体又有什么不可能?要不要我当面写给大小姐看看?我会的可多呢,咳咳……”

    如此无赖,气的追云射月恨不得狠狠教训她一顿。

    夏锦瑟拦住两人,冷然道:“想不到沈姨娘几句话就推脱的干干净净,真是佩服。那就算我再问你为何知道追魂楼这种杀手组织的规矩,想必你也有借口吧?!?br />
    “本就不是我做的,凭什么要我承认?”

    沈氏抹了一把唇边的血痕,略带虚弱道:“当然,大小姐现在得了皇宠,用不了多久还可能成为皇子妃呢。真要屈打成招,我一个女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只怕也是熬不住的?!?br />
    “沈姨娘,你就少说两句吧……”一旁,丫头飘絮小声的劝道。

    沈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但总算没再说:“大小姐,我身上痛得很,等会还要请大夫疗伤,恕不招待了。丁香苑破旧简陋,以后大小姐也最好少来,省的玷污了大小姐的眼?!?br />
    说完,她转身一瘸一瘸的进屋去了。

    飘絮尴尬的冲着夏锦瑟行礼,忙不迭跟着也进去了。

    院子里,夏锦瑟三人站着,仿佛刚才发生的事只是一场闹剧。

    追云很是不爽,气愤道:“小姐,这沈姨娘好嚣张,要不要奴婢将她抓出来,狠狠教训一顿,看她招不招???”

    射月也道:“奴婢还真没见过如此猖狂的姨娘,敢在嫡小姐面前放肆。小姐,奴婢觉得她一定有问题,绝对不能相信她?!?br />
    “嗯,我知道,不过现在暂时不能动她,我们先回去?!?br />
    夏锦瑟带着二人出了丁香苑,一路上都在思索沈氏的话。

    她的反应,言辞,还有这么多年来一直装疯,究竟是为什么?既然沈氏没有因为失去孩子而悲痛过度,导致疯癫,那她的装疯是不是在逃避什么?

    毕竟她身为三姨娘,还长得不错,就算她失去了孩子,不能生,也不见得会失去夏延修的欢心。难道是她自命清高,不愿去讨好夏延修?

    可沈氏青楼出身,若不讨好夏延修,当初怎么进的门?

    越想问题越多,夏锦瑟蹙眉深思,也得不出个结果,半路上一转,索性去了润清阁。

    见到夏锦瑟到来,夏君平一喜,放下手中的书刚要说话,却见她表情不对,才赶紧问她出了什么事。夏锦瑟全部说了,坐在旁边的凳子上问道:“哥哥,你怎么看沈氏?”

    “沈姨娘……”

    夏君平也很意外,没想到沈氏竟然是装的,还装了这么多年。

    “当初见到沈姨娘,只觉得她好看,人又开朗,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竟然变成这样。别的不说,光装傻这么久,就足见她的心性,是个对自己都狠得下心的女人?!?br />
    夏锦瑟也点头,沉声道:“不错,沈姨娘刚才为了骗过我,连狗食都能吃,若非我用泥土逼她,只怕真被她骗过去了?!?br />
    如此行为,既可以说沈氏忍受的了屈辱,心性坚韧,可另一方面,对自己都这么狠的女人,若是对别人狠起来,手段简直无法想象。

    “正因为如此,所以沈姨娘的嫌疑很大,一定要继续查下去?!毕木降阃返?。

    可从什么地方查起呢?

    沈氏既然已经有了防备,就算派人监视她,只怕也查不出什么问题。但若是不监视,更查不出缘由,一时间,夏锦瑟和夏君平都头疼起来。

    忽然,夏锦瑟意识到了什么,看着哥哥。

    “怎么了,妹妹?”夏君平被她的眼神看的奇怪。

    “哥哥,我有个问题问你,你……别生气好吗?”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microfiend.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神灯彩票注册登录